此文章发布于2个月前,部分信息可能已经过时,请自行斟酌确认

可惜表演的神经
舞台虚伪的安定
没什么废话也感受不到的深情
未曾对你放手过后也掉入了神经
你说你爱惜过生命
但其实是朋友前最后的证明
接受你的演技后我故作冷静
根本逃不出可笑的陷阱
不认为多讽刺
也没那么纯净
能拿上台面的都是金钱交易
最后为敷衍收场
渐渐走向灵魂的刑场
我没有你那么紧张
最多是自欺欺人的品尝魑魅魍魉
梦里见过婚姻殿堂
醒来都是笑话
哭过就算了
连在一起都不配
何谈一生实在太长
不会几行情书
瞄准折磨的尺度
推开之后看清自己的矫情
尽力得假装忍住